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滞胀危机:印钞票的反噬

一、无中生有的金融炼金术

从古至今,炼金术士们一直在追求点石成金奥秘。1930年大萧条席卷全球,各国都穷得叮当响。这时候一位英国绅士站出来,说他发现了点石成金的奥秘,可以无中生有,白纸变钞票。对于这种说法各国政府只当是又多了个“正常人”,听完开场白就习惯性划过了,只有一个国家听懂点并赞了。传授炼金术的绅士叫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而听懂且点赞的国家,就是美国。后来美国成了世界第一,而凯恩斯主义也成为西方世界主流的经济政策。上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突然急转直下,差点没挺过去,直到1984年才缓过来。万事皆有代价,看不见的手怎能放任凯恩斯在那里尽情地无中生有呢?她悄悄的在凯恩斯的炼金术中隐藏了一个BUG,这个BUG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滞胀危机。

时间拨回到1974年,尼克松坐在办公室里心烦意乱。作为资本主义灯塔的掌舵人,尼克松遇上了大麻烦。说起来他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倒霉的总统,没有之一。刚刚当上总统,还没来得及开始活动,美国经济就跑不动了。为了兑现竞选承诺,他不得不扩大ZF开支,扩大印钞票的规模。但是方案到了美联储那里,他碰了一鼻子灰。美联储主席经济顾问阿瑟.伯恩斯警告:我们正在面临滞胀的风险!伯恩斯口中此滞胀它是看不见的手针对凯恩斯专门设计的陷阱。这个陷阱会把所有走凯恩斯路线的国家,都拖入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反复爆发的深渊里,反应到生活中就是工资不涨物价飞涨。去年我去菜市场卖猪肉的时候,老板还会问我是全款还是分期,结果今年直接蔬菜贵过猪肉。大家纷纷表示,以前我们都是没钱吃肉,现在我们都是没钱,吃肉!网上可以总结出天气、yi情、运输等一大堆背锅侠,但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滞胀!直到今天,滞胀都是所有经济问题中最棘手的。

每轮康波周期的萧条期,都从一波滞胀开始!如1929年大萧条,到今天提起来都如雷贯耳。那萧条是怎么产生的呢?举个例子,工厂生产100件衣服,每件卖1元,就是100元。20元向供应商购买原材料,30元支付工人工资,剩下50元利润自己留下。这时,工人和供应商加起来有50元的消费力,而工厂也有50元的消费力。工人和供应商只能买50件衣服,工厂自己却不需要50套衣服。问题来了,多出来的衣服怎么办?产能过剩就要减产,减产会裁员,会减少订单。进一步降低工人和供应商的购买力,工厂的衣服继续积压,产生了所谓的产品过剩。这种恶性循环就是通缩。通缩到最后就是大家都没钱,都不消费,经济就进入萧条期。看不见的手好整以暇地看着手忙脚乱的ZF,静静地等待着崩溃出现,把人类重新送回马尔萨斯陷阱,那人类甘心再次被看不见的手束缚吗?

这个时候,凯恩斯提出,由ZF出面,印100块钱出来,雇佣工人去马路中间挖个坑。然后工人赚90元的工资,ZF拿走10元税收。然后工人再花90去买衣服,裁缝赚走80,ZF再抽走10元税收,裁缝又花钱去买布,布商再花钱去买棉花,棉农再花钱买种子、化肥、支付地租,依次类推,到了最后这100元通过各个环节的消费税、增值税、所得税又回到了ZF手里。然后ZF再花100块钱把坑填上,经济再循环一遍,100元又回到ZF手里。最终ZF没有付出什么,市面上流通的货币也还是那么多,问题却解决了,这就是凯恩斯炼金术。去年疫情之下美国股市四连熔断,美国一边是ZF大量发行国债全球融资,一边是美联储宣布无限量宽松为购买国债提供弹药。不仅是国债,企业债、垃圾债美联储一律照单全收。市场最怕的是什么?是股市崩盘自己亏本,但是美联储的态度,让大家都觉得赚了都是自己的,赔了都是ZF的,此时不浪更待何时?于是一股脑杀回股市去抄底,市场就这样硬生生地被救活了。拿凯恩斯主义对付通缩,用过都说好。

那这个时候看不见的手在干什么呢?她在培养用户习惯和市场共识!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研究了一辈子萧条,最后的心得就是放水,而且是越快越好!所以很多国家一旦经济下行,就立马印钞举债,几十年下来用户习惯培养得非常良好。而市场这边也形成了共识,只要经济停滞,就会举债印钞,只要举债印钞,我就有钱去炒房炒股。这时候ZF花钱在马路中间刨了个坑,但是工人拿了钱之后,看不见的手出现了。她温柔的诱惑工人,压抑欲望,延时享受,不要去急着消费,把钱拿去投资你会赚得更多。于是工人没有去买衣服,而是去买了股票和房子。金融化的房地产会造成很多问题,最主要的是在两个地方:

第一,是金融杠杆循环的低效率。

怎么理解呢?就是房地产这台印钞机,自我循环。印钞 房价涨 更高的抵押资产就能印出更多的钞 房价涨得就更多……但问题是,这钞不是白印的,是负债撑起来的,越往后债务风险越大。一个房子,本来只值100w,高估它,说300w,高估的200w哪儿来?只能由打工人的负债去扛,然而打工人负债贷出的资金又流向了房地产,进一步推高房子的估值,这又需要更高的负债去扛……这就叫金融杠杆无效化——更高的债务,更累的打工人,却没有用在正经的地方。

是推高了年轻人的生存成本,逼迫着他们低欲望,恶化人口结构,损害经济的根基。但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当时的工人只知道,买了股票和房子,自己就能实现财务自由。结果钱就流入了股市和房地产市场,而后面的裁缝、布商、棉农没有拿到钱消费,ZF也无法通过各环节的税收回收钞票。经济没有复苏,但市面上的钞票却越来越多,这种经济停滞时期产生的通货膨胀,就是滞胀!经济脱离凯恩斯的轨道,转向看不见的手的轨道。滞胀发展到最后,放水除了推高资产泡沫,增加金融风险,已经不能刺激任何实体的增长。这个时候就业和通胀就成了互为跷跷板的关系,如果要治理通胀,就要缩紧货币,这必然会导致小企业破产,和失业。如果要保就业,那就必须要继续宽松货币,实施可持续性的放水,让经济至少看上去还是一片大好。对于美国总统来说,就业率是命根子,是基础,一旦失业率高企物价飞涨,大家都上顿不接下顿的时候,自己别说连任了,连中期选举可能都撑不过去。所以美国历史上几乎没有总统敢用收缩的方式来治理滞胀,在美国的环境下,滞胀近乎就是无解的。不是因为美联储做不到,而是因为选情不允许。所以10个美国总统里有11个都会选择保就业来保住自己的选票。但是要想保就业,就必须有更多的投资,更宽松的流动性。在看不见的手的安排下,更多的投资和更宽松的流动性又意味着更高的物价和更泛滥的资产泡沫。最终的结局是货币崩溃,物价飞涨,物资短缺。所以滞胀对于历任美国总统来说非常棘手,就业和通胀两头都很要命,两头都难解决。看不见的手无情地嘲笑凯恩斯:“再完美的经济模型,也抵不过总统谋求连任的私心”。

二、滞胀危机

1945年之后,美国经济进入了最气势恢宏的20年,历任美国总统把凯恩斯主义玩出了花,政府支出、固定投资、国际组织、全球援助、大规模基建,花钱的项目一出接着一出。罗斯福之后的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都是没有感情的印钞机器。70年代后,美国开始力不从心了。这时候最不厚道的就是日本,前脚吃完产业转移的红利后脚就开始重工业立国,集中扶持了一大批资本技术双密集的产业,在国际市场上专挖美国人的墙角。支出越来越大,收入越来越少,美国财政陷入了可持续性的入不敷出。肯尼迪和约翰逊为了应对衰退,在凯恩斯主义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实施扩张性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到了1969年1月,已经出现了滞胀的苗头。尼克松费了老鼻子的劲竞选成功,以为抢到的是总统宝座,结果上任后才发现是个烂摊子。为了谋求连任,他只能硬着头皮选择继续宽松,祈祷能把问题拖到下任。结果就是货币存量增速超过12%,美元快速贬值。形容当时的美国经济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是经济危机!为了可持续性的空手套白狼,1971年尼克松终止了布雷顿森立体系,把美元从金本位货币变成信用货币。之后美元连年宽松,到了1973年,美国鸡蛋涨了49%,肉类整体涨了25%。1974年,美国GDP衰退了0.5%,但通胀高达12%,失业高达9%。最后尼克松挺不住了,为了支持率,铤而走险,最后非常不体面的下了台。副总统福特看穿了看不见的手的阴谋,仗着自己没有竞选的包袱,接手后一边命令过紧日子,另一边紧缩货币,彻底放飞了就业,一度使通胀降至4%。由于失业居高不下,在选举中福特是人见狗嫌,败的是顺理成章。而继任者卡特是个体面人,体面人就要选票,要口碑,于是又走上凯恩斯的道路疯狂扩张货币,使货币存量增速重返12%以上。看不见的手开心的笑了:眼见他起高楼,我还要眼见他楼再塌!美国在钞能力的加持下,GDP年均增速5%以上。直到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随后美国通胀率飙升至前所未有的15%,几乎给了美国致命一击!从尼克松时期,看不见的手就在用滞胀折磨美国经济,到卡特时期,美国企业、银行破产数以及失业率,都创下了1945年后的最高记录。3位总统,美国GDP平均增速2.9%,但平均通胀达到了10.46%,失业率10.8%,美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而当时苏却混的风生水起,甭管是萧条,还是通缩还是滞胀什么的,通通和它没关系。同时苏还是产油国,石油危机,反而让它赚的盆满钵满。这时期美国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治理滞胀,但尼克松、福特和卡特为了连任各有各的小九九,一直在宽松和收缩之间左右横跳。国家固然需要未来,但总统更需要眼前的选票,于是,反反复复的货币政策,加剧了通胀预期。在市场眼里,你不是说会跌么?可它又涨了,凡是赌跌的都输了,所以它永远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81年,美国终于迎来了命运中的两位应许之人,未来4年中,他们将携手把美国从滞胀中拯救出来。

壮士断腕的循环

第一个男人叫里根,说起来大家都熟,美国第40任总统,中美建交的实现者。中国有句老话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里根就是美国总统中这样一个异类。上台之初他就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烂摊子,但是他依然义无反顾的去竞选,并且拼着不要连任,也决心要解决滞胀问题。带着这样的决心,他找到了第二个男人保罗.沃尔克。保罗.沃尔克1927年出生,从小就是个成绩优秀的做题家,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历任财政部助理副部长、大通曼哈顿银行副总裁、财政部副部长、纽约联邦储备地区银行行长。1979年,担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对凯恩斯的那一套并不感冒,他是一个货币学派信徒。上任之后,他的政策就2样:第一、大幅度加息!第二、严控货币供给量!当时美国的市场共识已经被看不见的手培养了十多年,大家根本不信他能持续收缩货币。所以最初的几轮加息,并没有让通胀降下来。沃尔克也十分硬气,一口气加息到21%。向市场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利息再高,代价再大,本沃也要一干到底。这一下就伤害到很多人的短期利益,1981年,美国经济极度紧缩,汽车销售额降到20年来的最低点。制造商和农场主们怨声载道。媒体封面上愤怒地刊登对沃尔克及其联储会同事们的“通缉令”,控诉他们“预谋并冷血残杀数百万小企业”、“劫持房产主的美国梦”。很多失业的工人和破产的小企业主天天在美联储门口溜达,寻求和沃尔克进行更深入的物理交流。关键时刻,里根站出来帮沃尔克解围,公开表示,大方向是我定的,事儿是我让沃尔克干的,拼着下届总统不干了,也不会干预美联储的决策。效果立竿见影,大家都和沃尔克隔空嘴炮了,里根自己直接吃下苦果。

但是沃尔克的货币政策却坚持了下来!到了1983年,美国通胀率下降至3.2%,到了1986年里根卸任后,更是降到了1.9%。而美国的GDP增速,也在1983年达到4.5%,1984年达到7.2%,美国经济从此开启了长达20年的低通胀高增长时代。滞胀之所以难解,就在于就业和宽松,二者必选其一,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在信用货币时代,最重要的资产,是信心,如果大家对房子有信心,就会去投资房;对货币失去信心,就会抛弃货币,而寻求其他一切所谓可以抗通胀的实物资产。治理滞胀的关键,就在于以不容质疑的决心,让民众恢复对货币的信心,哪怕资产泡沫破裂,哪怕失业高企,也在所不惜。而看不见的手赌的就是美国总统,不可能为了长期利益放弃自己的支持率,放弃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她(看不见的手)没想到,美国这种资本主义社会,真的会出现里根和沃尔克这样的人,所以她(看不见的手)又失败了。什么是沃尔克时刻?就是不惜代价,紧缩金融杠杆,扭转市场预期,恢复货币信用的时刻。

但是看不见的手并不懊恼,不出意外,经济萧条会跟着康波周期的步伐,60年一次从不失约,滞胀常有,但里根和沃尔克却不常有。只要各国还在用信用货币,只要人性还是自私的,她(看不见的手)就有的是机会。2020年yi情发生,本来各国应该齐心协力,合理应用规律以最小的代价来顺利度过危机的,但是为了竞选需要,总统天然地选择了拒绝。懂王企图通过贸易保护和全球输血来给美国经济续命,妄图把康波周期中的萧条阶段直接甩给其他国家,或者拖后几年,等到他连任后再爆发。回过头来我们再看中国,我们已下定决心要放弃短期目标,以让经济和地产脱钩,哪怕地产债务违约,也要破解市场对房价永远涨的预期。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沃尔克的政策,都是解决当下经济问题唯一正确的手段,没有其他。实际上,我们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也积累了不少治理滞胀的成功经验。比如88年的“物价闯关”;93-94年,决策者也用到了非常强硬的紧缩手段来出清泡沫。特别是90年代后半程的下岗潮。高层壮士断腕的举措,为后来成功应对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准备了空间。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接住了从日韩及东南亚逃出的国际资本,承接了产业转移,为后来的爆发式增长,打下基础。所以不管是美国的经验,还是我们自己在探索中积累的经验,都告诉我们,紧缩货币,扭转市场预期,可能会面临短期阵痛,但宏观经济也会因为出清了风险,优化了结构,而更加健康,从而启动新的增长周期。

转载:大A聊财经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区块链返佣网 » 滞胀危机:印钞票的反噬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挖矿技术支持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